重复抵押的合理性分析2018-01-05

(本文来源:资源导刊网)责任编辑:资源导刊

抵押作为一种快速有效的融资方式,是伴随社会经济发展、市场经济完善过程中建立在特定物之上的一种债的担保方式。从传统意义上来讲,有“担保之王”美誉的抵押权,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有效保证债权人的债权安全。同时由于抵押权无需转移抵押物的占有,因此,在实践中大量存在抵押人为实现财产价值最大化的目的而将一物进行数押的情况,重复抵押应运而生。

 

一、重复抵押的概念界定

重复抵押是指债务人或第三人就同一特定标的物的全部价值分别向数个债权人抵押,数个抵押权的范围都基于同一抵押物的整体,在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各抵押权人可依照法律规定来实现抵押权。在实践中,重复抵押经常与超额抵押的概念相混同。

超额抵押是指所担保的债权超出其抵押物的价值的抵押,其行为可能是一次抵押行为造成,也可能是数次行为造成。而重复抵押必然会发生抵押物所担保的债权总额超过抵押物的价值,因此,二者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共性。

在具体操作中,在设立抵押之初要确定是否重复抵押是有一定困难的,主要原因在于抵押物的价值在抵押之初无法确定。抵押物的价值只有在实现抵押权时才能最终确定,在抵押权实现之前究竟是重复抵押还是再抵押不好确定,实践中通常防止超额抵押的手段是进行抵押物的评估,但评估只是一个时间点的大概估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抵押物如土地的价值升值潜力大,抵押物实现时完全可以清偿数个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总额,因此,一味限制重复抵押并不利于市场融通和当事人意志自由。

 

二、重复抵押在我国的立法中的规定

重复抵押在我国立法中的规定主要体现在《担保法》和《物权法》中。

1.我国《担保法》第35条规定:抵押人所担保的债权不得超过其抵押物的价值。

财产抵押后,该财产的价值大于所担保债权的余额部分,可以再次抵押,但不得超出其余额部分。

从该条第一款规定中可以推断出立法对于超额抵押是禁止的,对于第二款规则是允许再抵押,但对重复抵押却是禁止的。

另外,《担保法解释》第51条规定:抵押人所担保的债权超出其抵押物价值的,超出的部分不具有优先受偿的效力。此条规定了实践中出现超额抵押情况时,超额抵押部分不能得到优先受偿,仅能以一般债权的方式获得偿付。两个法条体现了立法者的态度:虽然立法不允许超额抵押和重复抵押,但是在实践中如果出现了债权人和债务人合意将抵押物进行超额抵押的情形时,对裁判者应当如何进行处理给出了解决措施。

2.《担保法》第54条规定了同一抵押物上数个抵押权实现后的清偿顺序:已登记的优先于未登记的优先受偿,登记的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未登记的,按照合同生效时间的先后顺序受偿。《物权法》第199条规定也规定了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时的受偿顺序。《担保法》第54条与《物权法》第199条的规定相呼应,对于实践中出现的重复抵押情况,法律明确规定了实现抵押权的顺序,从这一角度来看,法律对于重复抵押制度间接上又是承认的。

3.《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67条规定:同一不动产上设立多个抵押权的,不动产登记机构应当按照受理时间的先后顺序依次办理登记,并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当事人对抵押顺位另有约定的,从其规定办理登记。

法律虽然间接肯定了重复抵押,但是没有从正面作出规定,在实际操作中,为防止出现纠纷,原来分散登记的登记机构对不同的抵押物有不同的做法。目前不动产登记统一登记制度已经全面开展,对重复抵押这一行为,各地的做法也不一致,为更好地提升抵押的效率,笔者认为应该明确重复抵押的效力,才能更好地指导实践中的具体操作。

 

三、我国实践操作中禁止重复抵押的原因分析

目前在实践中,不动产登记机构对于重复抵押多采取禁止的态度,主要基于以下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基于保护债权人的利益考虑。设定抵押权的目的在于使已经成立的债权得到一种切实有效的保障。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依照法律的规定,有权从抵押财产中折价或者拍卖、变卖的价款中优先受偿。如果抵押人设定担保的抵押物价值低于抵押权人的债权数额,那么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通过拍卖、变卖或者折价得到的价款将小于债权总额,债权人的利益得不到充分的保障和实现。因此,在订立合同时,登记机构要求担保债权的数额不得超过抵押物的价值。

二是基于保护金融安全与秩序的考虑。在实际经济生活中,大量经济纠纷主要表现在,一些人利用抵押制度的不完善,以同一抵押物分别向数个债权人设立借款合同,从多个债权人处获取多笔贷款,使其担保的债权远大于抵押物的价值,但却无力偿还所有贷款,造成抵押权人抵押权的落空,严重侵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同时也给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混乱。

 

四、允许重复抵押的合理性分析

禁止抵押阻碍了交易自由,不利于市场经济健康有序发展。抵押权是基于债权人和债务人就一定的财产设定的约定担保物权,原则上应依当事人的意愿,是当事人合意的结果。因此,当事人双方完全有权依照合意设立抵押权,其意思表示不应当受到限制,实践中完全禁止的做法,不仅违背了交易自由、意志自治的原则,而且阻碍市场中资金因素的自由流动,不利于经济的发展。

合理性一:重复抵押并未妨碍担保物权的功能实现。担保物权有确保债权受偿、促进资金融通、充分发挥财产效用的功能,超额抵押并未妨碍这些功能的实现。

担保物权的本质在于通过一定的手段,使债务人负担的压力增大,促使债务人积极履行债务,在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以某种物权的方式使债权人得到一定的受偿。史尚宽先生就认为,于债务人主观的价值越大,则担保的效用就越显,虽其价值甚小或绝无,亦不妨为担保。抵押权的实现只是一种可能性,如果债务人清偿债务,就不会实际发生以抵押物变现偿债的情况,此时就算是超值抵押,对当事人的利益并无任何影响。若前一顺位的债权无需以抵押物变现实现偿债,后一顺位的债权人完全有实现抵押权的机会,因此超额抵押依然可以实现保护债权的目的。

合理性二:重复抵押并不违反物权排他性原则。

物权具有强大的排他性,因此在一物上不得同时有两个以上的互不相容的物权存在。重复抵押虽然在同一物上设定两个以上的抵押权,但在实现上有先后顺序的区分,我国的《物权法》和《担保法》中均对抵押清偿的顺位进行了规定。在先的抵押权总是优先于在后的抵押权优先得到受偿,只有当在先的抵押权消灭后,在后的抵押权才可以实现。因此,重复抵押行为与物权的本质特征并不违背。

合理性三:允许重复抵押是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尊重,促进交易自由进行。

我国对抵押权的规定是对债务人和债权人在一定财产上设定担保物权的一种保障,是依照当事人的意愿进行的保障,并不是对当事人权利的一种限制。如果限制重复抵押,干涉了当事人行使权利的自由,则限制了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自由。债权人都是合理的经济人,从事民商事行为都是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如果抵押物的价值小于所担保的债权或者抵押物已设定抵押而再抵押,债权人同意以该抵押物设立抵押权的,抛开抵押合同设立后抵押物价值可以上涨的情况不说,当事人自愿达成的抵押合同也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没有侵害任何他人的合法权益,不应当受到法律的限制。既使该抵押物已经为他人设立了抵押权,其他抵押人自愿作为后次序的抵押权人,这也是当事人在从自己利益考虑后做出的决定,法律不应当干涉。

合理性四:抵押物的价值处于变动之中,且相关法律规定的受偿顺序确保了重复抵押的债权得到保护的可能。

抵押物的价值随着市场行情的变化而变化,只有在抵押物最终变现时,才能确定其最终价值。在一般的日常交易中,为了更好地保护所担保的债权,债权人通常会要求抵押物的价值远大于所担保的债权。因此,以抵押时的抵押物价值作为判断重复抵押有失偏颇,有可能出现抵押物在抵押之初的评估价值是重复抵押,但在实现抵押权时,抵押物完全可能清偿所有债权的情况,此时仅能认定为再抵押。并且《担保法》和《物权法》对重复抵押在实现抵押权时的受偿顺序作了明确规定,债权人可以预见到在已设有抵押的抵押物上,接受抵押可能出现的后果,从而决定是否做出接受抵押的选择。

综上所述,重复抵押充分利用和发掘了抵押物的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对于促进资本的融通、尊重民商事活动中的当事人意愿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在立法没有明确禁止的前提下,实践中各地不动产登记机关采取不予登记的禁止态度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但由于目前立法对于重复抵押态度不明确,各地登记机构在实际操作中,如采取完全放开的态度,当后顺位的债权人的债权得不到清偿时,会将责任和后果推给负责登记的登记机关,比如依据《城市房地产抵押管理办法》对“房产和机动车”是规定为禁止重复抵押的,并且在实际中,难免有一些恶意的债务人,故意采用重复抵押的行为骗取借款,套取银行信用,造成大量经济纠纷,同时也给经济秩序造成混乱。因此,为了更好地保护交易的自由,立法应当在秩序和自由间寻找到一个契合点,平衡二者间的价值。在完善目前不动产统一登记的基础上,应对重复抵押行为做出明确规定,一方面打消不动产统一登记人员在登记过程中的顾虑;另一方面,也是对市场经济中的当事人法律后果的确定性指引。当债权人接受抵押时,不仅要全面了解抵押物的实际状态,更要评估自己在抵押受偿中处于何种顺位,从而审慎决定是否接受抵押行为。(作者单位:河南省国土资源厅不动产登记中心)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